KAITANG

进来记得看简介哈!
咸鱼写手一个,偶尔画画
叫凯唐就好
没有脑子没有文笔但是我有ooc
宝石/凹凸/狐妖/第五/细胞/京紫
宝石过激,啥都吃。
除了脆皮,本命冬巡,虽然要凉。
跟菠萝有关的都不吃
第五人格可能会写文,啥cp都吃,不逆不拆。
扩列:2124457798
十分中二的少年

不停在夜里彷徨的,流转季节的遗忘之物。

【宝石之国】《forever summer》

#貌似……好久都没有发些什么了
#同级生组的文,这篇我真的有好好写啊,憋了好久
#永生者辰砂♂x行者黛雅♀
#下次我再诈尸你们就把我海葬算了😂
#现在写还有人看么……







整个生命不过是一夜或两夜。——普希金





第一回 怨憎会

记忆总是靠不住的。

那大概是2002年,喧嚣的夏夜,街灯在潮湿的空气中吞吐光芒,如同坠入浓雾里的大串繁星。坐在人群熙攘的咖啡店里,手中的红茶还微微冒着热气,突然听见一阵吹埙声飘荡而来。

某种熟悉而又陌生的东西在夜风里汇聚,汇聚然后散开。

那声音从黑洞洞的城墙上落下,穿越潮水一般起伏荡漾的欢笑声,叫卖声,板胡与秦腔,以及一团团烤肉的青烟,曲调是苏武牧羊,幽咽古朴,像是腊月里的寒风在呜呜啜泣。

黛雅抬头仰望,夜空被满城灯火染成绯红色,城墙上那个小小身形如一纸淡薄的剪影。

埙声如泣如诉,直到最后一个音符沉沉地坠入地下,许久之后,那个人影远远望过来了。

“真是纠缠不休……”

他看见了,他在分辨,在回忆,漫长的回忆,永生者的记忆往往模糊而散乱,缺乏时间的有力约束。

但对一个行者来说,最不能浪费的就是时间。

站起身来转身就跑,无数次的经验证明,只有奔跑可以救命。

身后不远处响起一阵沉闷的水声,像是有什么人从十几米高的城墙上跳进了护城河,夹杂在一片车水马龙中,格外惊心动魄。

“你逃不掉的。”浑厚的声音传入她脑海中,可能,只有她一个人听到。

不试试怎么知道?

她低头只管跑,转眼已经跑过了两条街,耳边风声呼啸,脚下开始发烫,无论何时何地她总是能很好的调节自己身体的能力,以备随时逃命需要。

两旁路人奇怪的眼神望过来,又茫然地飘向别处。

这样一个漫长的夏夜里,什么样的事都有可能发生。

黑影在身后穷追不舍,带着湿漉漉的脚步声慢慢接近。

这一场奔逃毫无意义,黛雅心里明白,无论跑多久,对方总会紧跟在后面,永生者不受时间概念的限制,也从不懂得什么叫疲倦,然而她依然在跑,不肯就这样认输。

穿过流光溢彩的喷泉广场

跃过隐藏在树丛里矮矮的街灯

惊动了墙角追逐嬉戏的野猫

前面是一座天桥,她跑到最中央猛然停下脚步,转身望着来人,赤色的眼眸,齐耳的赤色短发,黑色的式样普通的短袖衫,暗红色的外套,原本戴在头上的帽子被风吹下,滴滴答答往下淌水,他年轻的脸上有一些不符合年龄的伤痕,仿佛某种危险而冷漠的笑意。

红的黄的车灯在脚下川流不息,掀起一浪又一浪灼热的气流。

“你果然还活着。”男人轻声说,他说话不带一点当地口音,几乎就和其他生活在这城市里的人没有一点关系。

黛雅咬紧了嘴唇不说话,男人耐心地等待着,潮湿的夜风从天桥上吹过,无声无息,许久之后,他又开口说:“你来这里多久了?”

在他这句话说完之前,黛雅纵身一跃,猫一般矫健地翻身爬上天桥扶手,然而男人似乎早已预料到这一切,并没有一丝犹豫地一闪身站到天桥顶端,紧紧抓着她的脚踝。城市和街道在眼前颠倒了过来,倒挂在半空中,无数灯火在地平线上沉沉浮浮。

“我说过……”

“你逃不掉的。”

黑衣人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,黛雅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仰头向上望,望见那张年轻却又苍老的脸,镶嵌在略微透出绯红的天幕前,像一尊石像般读不懂摸不透。

“我也说过……”
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?”

她费力地说出这几个字,裂开嘴微笑着,那张脸上浮现出一丝惊疑和沮丧,紧接着,她绷紧全身每一寸皮肤每一缕肌肉和筋脉,向着未知的流光中奋不顾身地一跳。白色的运动服被风吹的呼呼作响。

那一跳之后,她消失了,从2002年这个喧嚣的夏夜里彻底消失,只剩下那个男人站在黑夜里。

他甚至还看到她消失前那个邪魅的微笑。

“……”

“离开了吗……”

“不过也没关系……”

“不管在那个时空……”

“你的世界总有一个我,”

“因为我是永生者。”

TBC.

评论(6)

热度(28)